枍阑

奥地利的小屋,精致的像童话一样( ˙˘˙ )

日月之行 【魔道学者王杰希】

伞修伞无差/联文/  @cos²∠α+cos²(90°-∠α)=1    @温泽  /长篇/西幻AU/ooc/私设

关于王杰希去找喻文州之前都经历了些什么
前文请移步到日月之行3.1以及精灵族大型交好现场(´∇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宫殿之外,一阵异香随清风萦绕而来,前庭的各族宾客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,沁入心神的气味里夹杂着丝丝缕缕的草木清香,在落日的余晖下平添了几分清凉。

  在峡谷等候的苏沐秋耳尖微动,仔细听着远处的风声——灵敏的五官让每一个精灵都能察觉到方圆几里内的异动。听着耳边传来细微的“沙沙”声,他抬起头,眯起了眼睛——是巫族来了吧。

  随着草木香气愈浓,远处,身着墨蓝色长袍的魔道学者领着巫族的队伍慢慢出现在视野里。

  倚靠在树上的苏沐秋轻笑一声,“巫族还是一如既往的神秘呢……”随即整理好衣服,迎了上去。

  魔道学者的肩上垂下几缕银色的流苏,与长袍一色的巫师帽缀满星辰,在一层薄纱的笼罩下隐隐闪烁着光芒,恰如星夜一般深邃而神秘,宽大的帽檐向下垂着,几乎遮住了半张面庞。

  他的身旁紧紧跟随着一位与他穿着相似的巫师和一位牧师。年轻的巫师和牧师似乎是第一次来到精灵族的庆典,身上穿着稍显宽大的长袍,厚重的丝绸质感似与他们的年龄不符。一路上东张西望,眼里是掩藏不住好奇和兴奋,悄悄地讲着话,又怕被走在前面的魔道学者发现。

  见到他们,苏沐秋勾起一抹笑,微微欠身:“你好,我是精灵族苏沐秋,我代表精灵族欢迎巫族来到我族的庆典。”

  “你好,苏沐秋大人。”

  王杰希同样欠身。取下手套,向前抬起手。手掌上方出现一团白色的柔光,慢慢凝成一个白色的信封,飞落苏沐秋的面前。信封上是巫族的标志,以精灵族的秘术封印,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打开。

  苏沐秋露出一个标准笑容,眉目弯弯,伸手接过邀请函,“尊贵的王杰希大人,欢迎你。”王杰希看他一眼:“许久不见,苏沐秋大人最近过得好吗?”

  “好,特别好,咳”,苏沐秋表情微妙,“我希望你能在这次的庆典上度过一段好时光,嗯……你的一位好友(?)也要来。”

  王杰希挑挑眉,并不是很理解苏沐秋话里的深意。

  “噗,你还是先进去吧,”苏沐秋招招手,喊来一个侍者,“你应该马上就能见到他了。一这么多年没见,会儿宴会上我们还可以好好叙旧。”

  王杰希顿了顿,一个想法飞快的闪过脑海里,张口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点点头,跟随侍者走进宫殿。

  几百年没见的朋友多了去了,谁能肯定一定是他。


  一路上景色如画,夕阳的最后一丝温暖将走廊衬的愈加明亮。

  王杰希看了看他们,无奈地让侍者先带他们四处转转,自己先去正殿。

  清凉的夜风拂过,轻扬起王杰希额前的碎发,屋檐下的水晶风铃摇晃起来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四围精致的宫殿里烛火明亮,百合花开满了亭台小榭,幽幽地散发出柔光,吸引来了森林里的萤火虫。

  王杰希站在走廊上,难得的放松下来,倚坐着,竟然不由自主地发起了呆——身为巫族年轻一辈里最出色的巫师之一,他的肩上背负了太多。

  抬起手,指尖逸散出异香,几只萤火虫一起聚集,随着他的手指在虚空之中画着一个符号。一笔一划,当最后一笔画完时,指尖猝然发出星星点点的光,如烟花般绽开,照亮了走廊旁的一个小庭院。

  最后的光落在未开的百合花上,接触到花朵的瞬间百合花就开放了,纯洁的白光笼罩着小径。

  王杰希伸手拂过落下白光,一朵百合花中溢出一丝黑雾,又幽幽地消散。王杰希皱了皱眉。

  蓦地,一个男声响起:“哟?王杰希?”

  王杰希愣了愣,这个声音——有些耳熟,猛然回头,身后的人在柔光里变得透明,变得有些不真实,多年前的记忆破土而出,伴随着微不可察的喜悦充斥在心里。

  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 王杰希嘴角上扬,勾勒出一个温和浅淡的笑,不算对称的眼里似乎有着万千星辰,如苍穹般幽深宁静,“方士谦,好久不见。”


  曲折迂回的回廊里,多年未见的巫师眉眼带笑,慵懒地靠在墙上,说话的尾音稍微上扬,一如从前。

  王杰希一时有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林杰还在时的时候。那时他和方士谦作为巫族的杰出晚辈,一起跟着林杰走南闯北,学习法术。说起来,要不是几百年前的那场大战,或许……

  “哈……”王杰希苦笑一声,可那些轻松自由的年少时光,早晚有一天会消耗殆尽,无影无踪啊。后来的那些记忆被埋藏在心底,始终不愿再次回忆,更不愿对人提起。

  “方士谦,”他喃喃道,一字一顿念出他的名字。

  三字的尽头,也是回忆的终点。

  方士谦看着他脸上的表情,不语。

  片刻的静默后,方士谦笑起来:“哟~王杰希,不记得我了?”

  王杰希回过神,脸上的喜悦转瞬即逝,只在瞳孔里涌起小小的波澜,也不曾被方士谦察觉,曾经的少年早已经成长。调整好了情绪,才慢慢开口:“你不是在游历吗?怎么有时间来参加精灵族的庆典?”

  “对啊,我听闻苏沐秋大人要在庆典上弹奏一曲,慕名而来嘛~谁都记得百年前的大战,精灵族苏沐秋以一把竖琴阻挡了数万的异兽呢。怎么,王杰希大人不知道吗?”

  “……”王杰希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那一问一答之间,流失的岁月又好像回来了,熟悉的温暖慢慢的,在百年后又包围了他。

  “苏沐秋……”正要回答,忽然瞥见森林里飘起的一缕黑雾,王杰希勾起嘴角,顿了顿,丝毫是迟疑了一下,“我有事过去一趟,你先去吧。”说完便匆匆离去。

  方士谦惊奇地挑挑眉,多久没见这是有新欢了?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早点回来的,“诶?你去哪儿呢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愈渐远去的王杰希并没有回头。

  得不到回应的方士谦留在原地,半晌,收敛了痞气,久久凝视着王杰希的背影,叹口气。

  ——对不起,杰希,我回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写到老王出场了!
“我的魔术师,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☆”

新人写手,请多多指教!(oφO)

【伞修伞】日月之行(2.2)

伞修伞无差/联文/ @cos²∠α+cos²(90°-∠α)=1  @温泽 /长篇/西幻AU/ooc/私设 联文tag【文风不同该如何共处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夜幕之下,黑色的巨龙嘴里叼着一个少年,黑色的翅膀有力地扇动,少年的头发因为风而凌乱在前额,衣角飞扬。

  巨龙漆黑的瞳里满是生气,却又拿少年的顽皮没有办法。黑影悄无声息地略过森林,朝着龙族栖息的山谷飞去。

  谷口的守护者正等着他们,脸上有几分抱歉和惭愧,见到长老带着叶修完好无损地回来,忙低下头,歉疚地开口道:“长老,对不起,我没有看守好他们……”在龙族,幼龙的安危可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 巨龙无奈地摇摇头,缓缓张口,少年修长的身躯被甩出,在空中化为一只小小的幼龙,圆滚滚地落在地上,四只短腿朝天,微微挣扎着想要起身。

  一旁的巨龙轻轻落地,变成一个黑袍长者,冷眼看着叶修,没有丝毫出手相助的意思。用手按了按额头上跳起的青筋,长者示意守护者离开,淡淡地安慰他:“不是你的错。这孩子太调皮了,去休息吧。”

  守护者点点头,重新回到自己的职位上。

  眼看只剩下无动于衷的叔叔和自己,躺在地上的叶修无奈地看着头顶的星空,奋力扒了几下,好不容易才站起身。拍拍身上的灰,随即抬头无辜地睁大眼看着被自己气得青筋直跳的叔叔。

  “……”

  夏夜徐徐的凉风中,一大一小相互对视,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肯让步。

  半晌,长者收回了目光,重重叹口气:“唉!你呀,真是不知轻重!密林那头是精灵族,虽然现在与我们龙族交好,但一只幼龙独自出现总是不好的。还好你见到的是苏沐秋大人……明天自己去山崖面壁反思!”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,显然动了怒。

  叶修很有眼色地见好就收,乖巧地点点头。这使得长者十分怀疑叶修的动作有几分是真的,毕竟他可是自己见过最调皮的幼龙了。

  看着长者离开,叶修眨眨眼,因为被叔叔突然带走而不好的心情忽然变好了。

  悄悄绕过其他休息的幼龙,重新躺回弟弟叶秋的身旁,叶秋睡得正香,像是感觉到哥哥回来一样四脚缠上叶修,叶修嫌弃地推了推他,脑海里却一片清明,满是刚才见到的人。

  他穿着一袭月色长袍,轻倚在树下,拨动琴弦的动作熟练而优雅,眼里流露出一种恬淡。月光轻轻地洒在他身旁,温柔地包围了他——真是神秘的精灵族啊……叶修有些好奇,是个怎么样的人呢?听叔叔的口气,大概他在精灵族里的地位也不低吧?

  他是叫……苏沐秋吗?苏——沐——秋——很好听的名字呀……

  夜色沉沉,月亮的光辉被云层隐去,绵长的蝉鸣在耳畔萦绕。

  漆黑的山洞里,叶修睁大眼睛,盯着头顶的石头,过一会又有些困了,揉揉眼睛,毕竟是幼龙,晚上还是不能不睡觉。

  索性翻个身,不顾身边弟弟跟着自己滚过来,一脚踢开了仍然沉浸于睡梦中幼龙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 龙族栖息的山谷,归于一片宁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新人写手,请多多指教!(oφO)

【伞修伞】日月之行(1.3)

伞修伞无差/联文/ @温泽  @cos²∠α+cos²(90°-∠α)=1 /长篇/西幻AU/ooc/私设 联文tag【文风不同该如何共处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皎月当空,龙族栖息的山谷里,一只想要出谷的幼龙被谷口的庞然大物所阻拦,巨大的身形差距让团团的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,尾巴生气地摇摇晃晃。

  好像没有办法啊,他挠挠头,略为苦恼地闭上眼睛——被巨龙遮住的阴影里,幼龙的身影渐渐消散,化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。头上浅褐色角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黑发,白皙的面庞带着少年独有的青涩,眼角暗红色的鳞片在月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着冷光。

  叶修歪头看着眼前庞大的守夜者,身后的尾巴一摇一摆,思索着怎样才能悄悄溜出去。半晌,放松地卷了卷尾巴。

  避开地上的碎石,轻轻向后退去,黑夜般的眼睛却在在谷壁上四处寻找着。停顿一下,脸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。忽地急速向前奔跑,脚步飞快,不留下任何痕迹。到守护者身前时猛的跃起,在谷壁上借力,脚尖轻轻一点,修长的身躯拉成一条美丽的弧,翻滚着落在了谷口。

  回头看看丝毫没有发觉一只幼龙已经溜出山谷,仍然沉睡着的守护者,叶修满意地扬起笑,随手拔起一根草含在嘴里,慢悠悠地寻觅着琴声向密林走去。

  夜晚的密林静悄悄的,月光如琼浆玉露一般洒落树林,斟满了纯白的百合花,似乎将要溢出来,滋润密林中的树木。眼前的花朵似幻似真,耳畔悠远的琴声也朦朦胧胧,叶修因换角而纷乱的思绪也沉静下来,心中一片清明,越加好奇弹琴的精灵,不由得加快脚步向前走去。

  琴声渐明,百合花香愈加浓烈,萦绕在鼻尖,久久不散。茂密的树林中,隐隐约约看见一团柔和的光,笼罩着大地,温柔地包围周围每一株植物。叶修眯了眯眼睛,在脑海里搜寻着湖的名字,龙族以东的密林,与精灵族接壤,好像是琉森湖?

  悄悄地靠近湖泊,一抹月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底。皎月之下,倚靠在树上的人轻拨细弦,泠泠的乐声如溪水般淌过心间,随意中亦有一股韧性,张弛有度。

  那一抹背影,叶修很多年都无法忘记,好像深入骨髓,铭刻在了记忆里。

  叶修定定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划过琴弦,有些出神。一不留神踩到了脚边的树枝,“咔嚓”一声,他连忙躲到树背后。树下的人听到异动,猛然回头,见他有些慌张的动作,不由地觉得好笑,随即露出些许惊讶。叶修见他已经发现自己,索性坦然站定,任由他打量。

  苏沐秋似笑非笑地看着叶修,眼神怎么看怎么奇怪,叶修后退一步,被他看的瘆得慌,张张嘴,想问他你是谁啊能不能别这么看我,但最终还是把话吞进肚子里。改了改措辞,开口道:“你……是精灵?”

  苏沐秋见面前的少年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,十分有趣,明明心里不舒服却非要表现得很镇定,真是个小孩子啊。随即回答:“嗯,我叫苏沐秋,龙族的小孩,你好啊?”

  叶修顿了顿,有点难以言喻的感觉,明明是个看起来温润如玉的人怎么一开口就这样……不可描述啊……

  “……我叫叶修。”还有,其实我和你年纪一样大,只是我们龙族长的比较慢而已啊……叶修感觉很无奈。

  一旁的湖里略过一团光影,窸窸窣窣,带起一片涟漪,却快的看不清是什么。

  苏沐秋随着他的视线看向湖,了然地解释:“那是月光鱼,琉森湖里最多的鱼类,常年生活在这。”

  “这是琉森湖?”

  “是啊,”苏沐秋笑了笑,“你都不知道这是哪就敢一个人来吗?唔……琉森湖还有一个故事呢,传说,精灵族的少女和龙族的少年曾经在琉森湖畔邂逅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新人写手,请多多指教!(oφO)

ヘ(・_|那些捏脸超帅的小哥哥emm……

(´▽`ʃƪ)昆仑山的雪景,截屏必备啊!!!